仙逸殿 > 玄幻奇幻 > 我是压级大佬 > 第三十八章 隆美尔
    于树洞中沉睡的夏尔德陷入了一种很特别的状态。

    他的呼吸,脉搏,心跳,都被恒定在了最低限度,仅供维持生命所需的最基本能量供给。而四肢躯干,内部的血管脉络,则在某种能量的洗涤下滋润,渐渐呈现出透明化,甚至可以看到内部气流的动向。

    与此同时,在夏尔德的手背上,一个早就被他遗忘的符文烙印渐渐浮现。

    这个烙印,来自于孤光岭失败的异界召唤仪式,从被他摧毁的五座祭坛之一的内部吸收。

    夏尔德一直以为这个烙印早已消失,从未在意。可如今,烙印在出现后已经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产生种种异象。

    它先是由黑变成赤红,散播出点点光辉,好似夜空中的荧惑星辰炸裂,又如火山内部的岩浆沸腾,在手背上不停的变幻,光暗交替,没有规律可言。

    而透明化的躯体内部,夏尔德的心脏似乎飘出了一条细细的金线,和手背上的破碎烙印联系在一起,周而复始的流转交替,渐渐的变化出一串扭曲的文字,刻在了他的心上。

    这样的诡异变化持续了很久,直到肉身透明化的状态结束方才慢慢恢复正常,也促使夏尔德苏醒。

    当他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尚且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觉得透支魔力强行催动地震魔法和大量地刺所带来的后遗症消退了,自我塑造的精神空间稳定不再崩溃,思绪和意志更加坚定,身体内部血气旺盛,神清气爽。

    “这是...”

    夏尔德低头看到了手背上重新出现的召唤烙印,显得十分惊讶,而更让他无法理解的事,临行前阿嘉莎送给自己的淡紫色鳞片,也在兀自闪耀着美丽的光芒。

    他试图用辨识之眼去分析,但传来的始终是无法看破的刺痛感,不管是阿嘉莎,还是她的鳞片,似乎都属于极为神秘高级的存在。

    “贪欲之鳞...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种族?”

    夏尔德叹了口气,放下内心的疑虑,离开了树洞,然后向着空地上走去。

    也不知道为何,天色突然大变,血红色的光芒取代了黎明的晨光,孤岛上的光景犹如日落之后的夕阳,树杈和林梢,土壤和山丘,全都镀上了一层不详的血色。

    夏尔德心里多了股浓重的不安,脚步加快,当其拨开树丛的一瞬间,心里的不安陡然成为现实。

    空地上多出了很多尸体。

    数量不多不少刚好二十六,是之前被亚修留下来的黑蝎佣兵团成员。

    他们被胡乱的堆成一个小山坡,每个人脸上都写着惊惧和不解,浓郁的血气在激烈的风中被吹散,然后滚落下来一个人,摔倒在夏尔德面前。

    夏尔德认得这个佣兵,他是黑蝎亚修的得力手下,佣兵团的左膀右臂,实力在LV4到LV5之间,有着粗犷凶恶的外表和让人意外的热心肠,喜欢喝酒,也喜欢劝人喝酒,对夏尔德一直不肯喝酒耿耿于怀,好几次都晃荡着酒杯子一路尾随,诉说烈酒的好处。

    可现在,夏尔德见到的只有他紧闭双眼,满脸是血的样子,临终前的表情十分痛苦,并且被人刻意挖走了心脏。

    夏尔德一具尸体一具尸体看过去,检查得非常认真,他发现只有黑蝎佣兵团的成员被取走了心脏,随意丢弃在地,至于战争之犬佣兵团的尸体则保持着安然无恙的状态。

    除此之外,夏尔德还发现了一件事。

    奥克兰蝎部一等兵罗莎的尸体不见了!

    在她安葬的乱石堆附近,有人用利刃在地上刻下一行字:耻辱将以鲜血洗刷。

    “隆美尔...”

    夏尔德念叨着这个名字,慢慢俯下身,指尖抚过土面上的字眼,指腹碰到的地方,有锋利的质感从泥土下方渗出,竟是割开了夏尔德的肌肤,满手都是伤痕。

    夏尔德沉默的收回手,取出止血药涂抹,再用绑带裹缠这才站起身来。

    他再也没有去动满地的尸体,而是走到附近的帐篷内,将用来生火的干柴均匀放置在四周,随后倒上没来得及喝掉的烈酒,点燃了一把火。

    火光下,夏尔德迈动奇异的步伐如幽灵散步般消失,空地内的尸体则在火焰中焚烧变成焦炭。

    “隆美尔...”

    夏尔德皱紧眉头,背负着黑金重剑消失在夜色里,过程中不再发出任何声响,对影踏步伐的理解无形间又上了一层楼。

    夜色下。

    唐吉跟随着隆美尔一行,一路向孤岛的深处出发,面露焦躁和不耐烦。

    他尊重财团,也尊重拥有奥克兰这三个字作为姓氏的隆美尔,只不过在尊重之余还有一丝埋怨,认为他不应该在死人身上浪费时间,看到求救信号后绕远路去夺回罗莎的尸体,并且杀了几十个个黑蝎佣兵。

    但这根本没有意义。

    输了就是输了,人死,只能说明无能。

    当然,这些话唐吉也只敢在心里腹诽一下,因为比起隆美尔这个年轻人,他明显要更无能。

    二十一岁的蝎部下士,勇气神殿的新晋执行者,通灵境五级的实力,放在哪儿都是光辉耀眼的存在。

    而他,竟然只是奥克兰家族的分支成员,不是嫡系。

    “到底是八百多年前背离了北方雪国的大家族,简直是怪物。”唐吉默默的想道,握紧双拳,脑海里浮现出钢琴家的影像,恶意的猜测着两个怪物如果打起来,孰强孰弱。

    约莫三秒钟以后,唐吉就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而将目光放在了身后。

    断了手臂的蝎部一等兵塔斯汀面色阴沉,怀抱着残破不堪的罗莎尸体,周围的奥克兰部队成员很努力的在替他包扎伤口,避免感染。

    而更为遥远的后方沼泽地里,黑蝎佣兵团已经成了过去式。

    那个叫亚修的男人不算差劲,LV7的实力担任他成为帕特里城最大佣兵团的首领,只可惜他在追杀塔斯汀的过程中遭遇了及时赶来的隆美尔,坚持短短的三分钟后被捏碎了心脏。

    比起他的手下,亚修值得骄傲。

    毕竟,他手下的佣兵们在第一时间里就让齐射的炮火摧毁为尘埃,连惨叫和哀嚎都没能来得及发出。

    “这是耻辱,蝎部的耻辱。”

    自始至终,隆美尔仅仅说了这么一句,换来的是塔斯汀永久的沉默和黑甲部队的战战兢兢。

    “愚蠢的福特市长,你怎么会想到和奥克兰这种怪物为敌?”

    唐吉暗自冷笑,却感到移植的海兽心脏陡然传来刺痛,吐出一口靛青色的污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