蚍蜉撼大树,一动也不动。

    世人早就把道理讲得通透,这些道理,都是无数血和泪的教训换来的。江来要用胳膊拧大腿,注定只会是胳膊骨折。

    从教师办公大楼返回教室,江来有些走神。

    下午的课,就有李照清的《地球修行概论》。

    李照清能被称为女魔头,那一定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就连她也在听到江来和柳元起冲突的第一时间,劝导江来,莫非这个柳元,果真是不能惹的?

    江来想不出头绪,索性不想了。

    刮刮卡上,还有两次机会没有用。

    既然上一次刮出一招如来神掌,也算是适得其所,让自己的身体力有了长足的增长。江来很想看看,这个刮刮卡还能刮出什么来。

    “刮!”

    黑条慢慢缩短,逐渐露出一行字。

    “恭喜获得行善任务一个,完成一次行善,方可进行下一次刮卡。”

    江来一脸问号。

    还能刮出任务来?

    说好的福利体系呢,这刮卡的机会本就是通过行善得来的,结果刮出来的奖品居然还是行善任务!

    江来很伤心。

    中午午休的两个小时一晃而过。

    下午的第一堂课,就是女魔头李照清的《地球修行概论》。上课的时候,李照清有意无意的看了看江来,希望江来能够领会自己的苦心。

    她不希望任何一个有希望的学生,做出不明智的冲动的决定。

    江来离开她办公室后,李照清也想了很久。

    不过,所有解决问题的办法,都必须从江来的身上着手。

    试图去劝导柳元?

    那是不可能的。

    赤星集团是华国有名的民营企业,资产规模逾七千亿,每年纳税不知道多少,养活了无数政府工作人员。

    柳元的父亲,柳应宗,除了富豪身份,更是南江行省的人大代表。

    这些官面上的身份,倒也还好。

    不至于成为学校的掣肘。

    但是李照清却有听闻,南江行省最大的地下势力,和赤星集团有不清楚的关系。

    所以她才劝导江来,只是这些事情,却又不便明说。

    “地球的修行史,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十年时间,但是,这颗宝贵富饶的星球,早在几亿年前,就埋下了无数的修行契机。我们都知道,华国华夏子孙,一向自诩为龙的传人,风水上佳之地,被誉为龙脉所在。这种说法在三十年前,还属于迷信不科学。”

    “不过,今天的人们也都知道,这些东西是真的存在。真龙的栖身之所,有了龙气,渐渐形成了场,也就是我们说的龙脉。目前我们国家,能够发现且被确认的龙脉,只有两条,一是帝都北平,一是南都汉京;至于其他的各类传闻,基本上都是谣言。”

    李照清讲起地球的修行历史,滔滔不绝。

    她年纪也不过四十出头,刚好经历了完整的三十年修行时代。

    因此对于各种学说,各种科技文明和修行文明的碰撞,可以说是有着切身的体会。

    江来心中不禁暗道:

    这世间,莫非还真的有龙?

    可是,这么多年,也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过。甚至连报道都没有。

    “我知道,你们心中肯定会问,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龙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老师也不知道。”

    李照清想起自己在乌苏沙漠战场的经历,继续道:

    “不过,不管这世上有没有龙,我们是不是龙的传人。有一点倒是可以确认,那就是这个世界并不太平,有一些我们不曾抵达过的黑暗面,正在蠢蠢欲动。”

    坐在前排的陆晨举起了手。

    “老师,什么是黑暗面?”

    “什么是黑暗面?你们大家知道,我们国家最高级别的三个暴力机构是什么吗?”

    李照清没有正面回答陆晨的问题,反而抛出了一个问题。

    陆晨答道:“中央军部。”

    “还有呢?”

    没人再回答,对于这帮学生来说,所能接触到的信息,也就是军部了。中央军部统管全国作战部队,修行突击队,各行省武装修行部。

    李照清点点头,继续道:

    “除了中央军部,还有星际司和研修院。”

    “我刚刚说的黑暗面,正是因为有了这三大暴力机构的掣肘和封禁,才没有显露在世上。你们都知道,西疆行省有三大沙漠群,其中的乌苏沙漠就被发现有黑暗修行者的踪迹。”

    黑暗修行者。

    又是一个闻所未闻的词语。

    江来也忍不住举起了手,问道:

    “老师,这个黑暗修行者又是什么?”

    “问的好。黑暗修行者,也称魔修。据联合国最新的报道披露,全球各地都曾发现过魔修的踪迹,这股黑暗力量极其强大,暂时还没人知道,魔修是如何诞生,又藏身于何处。”

    李照清的话,让一众同学陷入沉默。

    他们还只是个孩子,还在想着怎么考一个更好的修行院校。

    谁能想到,古老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这个世界仍然不平静。

    “今天这堂课,我希望能教会你们,修行的意义。”

    李照清没有具体解释修行的意义,她不希望这个答案是千篇一律。

    或许,有的人是为了找一份体面的工作。

    或许,有的人是为了参军报效祖国。

    或许,有的人只是随大流。

    但是,李照清希望在这些孩子的心中,埋下一颗种子。

    一颗光明的种子。

    这颗星球如此美丽,星际司曾经巡航几光年,也未能发现与地球相提并论的星球。它不应该被黑暗吞噬。

    江来在心中,也不禁扪心自问,修行的意义在哪?

    起初的时候,这是学校强制教育,不得不修。

    后来长大了一些,是为了更强大的力量,更强大的能力,去改善自己一家的生活。

    现在想来,这些都太浅了。

    古老传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修身,便是修己。

    修行的目的,便是齐家、便是治国、便是使天下太平。

    “喂,江来,你发什么愣?下课了,女魔头已经走了。”

    曾帅戳了戳江来的后背。

    江来回过头,对于曾帅打断自己的悟道,表示十分生气。

    “下一堂课是什么?”

    “唉,打瞌睡专用课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