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逸殿 > 玄幻奇幻 > 剑与魔法那些事 > 第五十七章 你要学哪种?
    奥瓦利斯一直到晚餐时间才回来,和陈武隔着长长的方桌,奥瓦利斯显的有些沉默,但时不时总会用莫名的眼神扫过来。

    简单的吃了一点肉食和奶制品,陈武正襟危坐,看着奥瓦利斯摆出一副准备聆听训导的样子。

    奥瓦利斯一下子就露出了微笑。

    “泰瑞纳斯陛下邀请你参加明天的王室宴会,国王陛下似乎很想见一见公主殿下口中的异国天才。”

    陈武眉头微皱,虽然很不喜欢这种应付社交,但他似乎也没有拒绝的余地,他选择了更高的起点,自然就要承担相应的义务。

    奥瓦利斯微笑不语,心中却是想到了泰瑞纳斯对达拉然日趋‘恶劣’的态度,他似乎对达拉然在政治上保持中立的态度非常不满,这对达拉然来说并不奇怪,他们与其他的人类王国不同,不论是在政治还是其他方面,达拉然都相对‘独立’。

    但值得思考的是,达拉然的建立正是源自于普通人对魔法的恐惧和排挤,日趋年迈的泰瑞纳斯似乎也开始表现出对魔法的警惕,他非常强硬的拒绝了达拉然派出魔法师在洛丹伦建立魔网节点的要求,为此甚至不惜花费大量的金钱建立临时的传送门向诅咒之地输送兵力,而不是利用魔网节点建立永固传送门。

    而且他还将战斗法师和精灵游侠全部派往了诅咒之地,本土的防御部队则完全不保留任何洛丹伦以外的军事力量,这一点与他之前的做法大相径庭,他之前更倾向于让联盟所有成员共同承担肃清残余兽人的任务。

    奥瓦利斯几乎已经可以肯定,泰瑞纳斯在防备达拉然,虽然他不知道这位强势的国王到底在防备什么?

    达拉然并为参与有关奥特兰克的任何事物,那位国王陛下对奥特兰克的事务显然非常上心,各个王国的国王都知道他想做什么,达拉然对此并不关心,他们对更广阔的领土没有太大的欲望。

    他原本想趁此次来到洛丹伦的机会缓和双方日渐紧张的关系,这也是六人议会的授意,他们认为与洛丹伦的交恶会导致人类社会出现更多反对魔法的声音,但泰瑞纳斯似乎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那位国王陛下从不和他谈论任何诅咒之地以外的话题,或许,明天的宴会将是个不错的机会。

    见奥瓦利斯又陷入了沉思,陈武也没再挑起别的话题,他能看出来,这位将过中年的大法师最近很疲惫,想必诅咒之地的烂摊子足够让他头疼的。

    “明天还会有一些其他受到皇室信任的贵族参加宴会,你倒是可以认识一下他们,他们之中有些人的子嗣也在达拉然学习魔法。”

    “早点休息,地下城之行应该已经让你很疲惫了。”

    陈武顺势起身躬身告辞,他知道奥瓦利斯要思考明天的宴会该如何应对,达拉然虽然号称政治中立,但他们依然不能完全忽视政治,达拉然一直都很看重普通人对他们的看法,毕竟他们总是依托于人类社会生存的,完全独立根本不可能。

    从他的表情看,他和泰瑞纳斯的交涉显然并不顺利。

    回到楼上,他看了一眼那根棒子,想着明天宴会结束再让奥瓦利斯看看吧。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陈武躺到了床上,闭上眼后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一夜无梦,当陈武醒来时,侍从端着一个盘子已经站在了门外。

    让侍从把长袍放到房间里,告诉他自己的早餐不需要肉食,只需要一些无糖的奶制品和蛋类。

    陈武来到楼下,奥瓦利斯仍旧是那身似乎永远不变的华丽紫色长袍,正坐在壁炉旁看着一个半拉开的羊皮卷轴,洛丹伦虽然地处北部,但四季分明,现在已经快要进入夏季,壁炉并没有点燃。

    “没有休息好?”

    奥瓦利斯合上卷轴,陈武看到了他眼中正在正在消散的点点淡蓝色辉光。

    “很好,导师,只是习惯早起。”

    “为了练习武技?”

    奥瓦利斯打量着他的装束。

    陈武点了点头,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一句:

    “只是每天早上抽出一些时间来练习武技,不会耽误魔法的学习。”

    “我并不是担心这一点。”奥瓦利斯笑着摇了摇头。“我能看出你对知识的渴望,魔法师也并不排斥练习武技,体弱多病的老法师只是无知者的自觉罢了。

    “高等精灵的王子,同时也是肯瑞托六人议会的成员的凯尔萨斯·逐日者就是一位剑术大师,据说他还是一位箭术大师,要知道,虽然他是一位长寿的高等精灵,但他对人类来说也算得上年轻。你或许能够有机会获得他的教导,他每年都会在达拉然逗留很长一段时间。”

    陈武躬身致谢,奥瓦利斯笑着再次展开了卷轴。

    走出房间,没有看到布莱斯,只有两个卫兵站在隔壁的房门前,仍旧是全副武装的样子。

    走到房前的空地上时,那两个卫兵突然对着他击胸一礼,搞的陈武愣了一下,赶紧点头回礼。

    陈武有点摸不着头脑,走到空地上,举着手提了提腰,腰椎有轻微的响动,证明骨骼昨晚又成长了一些。

    没有合适的武器,陈武扎了个马步,两手窜成握持状,上身像是跟着风摆动的树叶一样来回轻微的摇摆,他不练拳术,但古武术里有一些发力的练习不需要手握器械。

    马步是为了练习如何在马上保持稳定,古武术讲究力从地起,这是因为战场之上士兵皆是成阵作战,没有辗转腾挪的余地,无法借用其他形式的“动态力量”,这也是为什么古武术总是讲“静态发力”。

    而在马上发力就更是如此了,在马镫没有出现前,骑兵在马上作战,发力一般依靠腰力,双腿更多的需要用来控马,马镫出现之后就有了全身发力的余地。

    骑马久了的人都有一个特点,腿会变成外八字,不仅仅是因为长时间骑马,更是因为在马上发力,双腿会自然成外八字弓起再绷直,这和古武术中刀法的‘钻’发力方式一样,也就是所谓的力从地起。

    其实陈武练习马步不是为了练习骑术,纯粹是为了练习双腿的肌肉爆发力,用这样的方式训练肌肉,是因为古武术不追求负重训练,这是因为古武术不追求单纯的让肌肉变壮。

    人体发力的过程总的来说其实就是肌肉的伸缩,肌肉更壮更大确实可以增加肌肉的伸缩力度,但相应的,也更容易疲劳而且不易恢复。

    创造古武术的先辈也许不会用科学的方式来描述原因,例如快肌纤维什么的……但他们知道从实践中总结经验,武术是应用于战场的,即便你力逾千斤,但你很短的时间内久会疲惫脱力,你的下场自然不言而喻。

    所以古武术一直追求的都是全方面的平衡,只有在训练基层士兵时才会选择针对性的训练,这是天赋的选择,算是一种妥协。

    脑子里回忆着前世那些自己和老头子一起总结出来的知识,过了一会儿,陈武感到双腿已经开始有些发酸,便停止马步的练习,站起身,揉捏着腿上的肌肉。

    肌肉的酸胀消失,他踩着外人看来有些别扭的步子练习剑术身法,脑子里同时回忆昨天布莱斯战斗时的发力和身法,慢慢的构建出一个思维模型。

    布莱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站在空地旁,奇怪的看着这一幕:一个穿着细麻斤装的贵族少年,用怪异却又莫名让人觉的和谐的姿势不停击打着空气,还会不停发出嘿嘿哼哼的鼻音。

    想了想,布莱斯突然有些明白了,如果在他手里放一把双手剑,那么他就像是在和一个不存在的敌人作战。

    感到肌肉有些发热的陈武停下来,让剧烈的活动改为缓慢的运力,同时想着刚才脑海里模拟的战斗过程。

    肌肉慢慢冷却,陈武又回到了思维的交战中,一直到他身上的细麻布都被汗沁透,他才直起身,缓缓呼吸,直到心跳渐渐放缓。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太阳已经升出了地平线,回头准备回房洗漱,才发现布莱斯站在不远处。

    布莱斯今天穿了一身常服,淡蓝色的金边衬衣贴在身上,完全显露出他那壮硕如山的身材。

    “那是你昨天使用的剑术?”布莱斯扔过一条麻布。

    陈武结果抹布,擦了擦头上的汗。

    “嗯,一种古老的剑术。”

    “你刚刚像是在和一个看不见的敌人战斗。”

    “如果你想问什么的话,布莱斯,你可以直接问。”

    陈武看出了布莱斯的欲言又止,业已猜到了他想说什么。

    “我想学习你的武技!不仅仅是剑术。”布莱斯干脆痛快的把话甩了出去。

    陈武嘴角一勾。

    “当然没问题,而且你可以跳过最漫长的过程,那些基础的东西你比我更精通,不过……”

    “你有什么要求?”布莱斯直接问道。

    “你学习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只是为了提高自己的武技,那就简单的多了。”

    布莱斯一愣。

    “那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我学习的武技非常复杂,有训练普通士兵的,有训练精锐士兵的,还有训练前线指挥官的。”

    “有着甲的,有无甲的,有简单环境下单对单战斗的,有复杂环境下多人混战的,有贴身战斗,中距离战斗,远距离战斗。”

    “有战场作战的,也有街头游斗。”

    “还有如何更好的保存体力,如何在战场上与战友配合作战,士兵应该如何列阵,如何在阵型变化时保持阵型不乱,如何充实基层指挥,让将军的命令能完整传达给士兵,怎样在最少的面积里让最多的士兵发挥出战斗力……”

    陈武停顿了一下,看着目瞪口呆的布莱斯。

    “总之,很复杂,你要学哪种?”

    虽然不想这么说,不过,鱼儿咬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