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鈤本名字叫小泉敬二。”

    “噫噫噫!”

    “我的中文名叫张二狗。”

    “啊啊啊!”

    “瓦大喜哇,料理诺%&……*&。”

    “谁呀!”

    “啪。”张步凡一巴掌按脑门上,斜眼看着那边。

    不远的地方,一个人也在看着这边,嗯,同样一脸便秘的样子。

    干脆,张步凡也不念自己台词了,溜达到人家跟前,笑着问道:“张老师,您这是练台词呢?”

    那边也和气,用一口听着特别有魅力的低音嗓回道:“张老师,您刚才说的是津海话吧?”

    两人说完,忽然都觉着别扭,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对方一会儿,忽然就都笑了。

    还是张步凡先开口,“要不咱俩也别这么客气了,我叫你张哥,或者翰与哥,你就叫我张儿,或者小张、步凡啥的都行”

    没错,那边那位就是张涵与了,他现在身上穿着的是一身八路的军装,再配上那张天生就很“坚毅”的脸,特有气势。

    听张步凡这么说,他也就顺着来了,笑道:“那我就叫你张儿吧,你刚才念的那些都是台词?又是津海话又是鈤语的。”

    “是啊,我就觉得管琥针对我么,不让我好好说台词都。”张步凡也笑,他是够惨的,学津海话还不够,还得学鈤语。

    学鈤语就和学津海话就又是完全不一样的了,那和中文就完全不是一个语系,想要学那个就不是什么平舌卷舌轻声重音的问题了。

    就算管琥还能给张步凡找来个老师,他也不可能真的学会,所以就只能剑走偏锋了。

    他此时的剧本上,在那些鈤语的台词边上,都写满了中文,这些都是什么呢?那句鈤语台词的中文“音译”。

    就像他刚才念的那句台词,翻译过来什么意思呢?我是料理厨师小泉敬二。

    但是“音译”之后是什么呢?就是那一串瓦大喜哇¥%……#¥@#了。

    这一招还是张步凡自己想出来的,按照管琥原来的意思,是找个说日语的,按照台词一句一句的教张步凡,让他把那些台词死记硬背下来,张步凡直接给了他一个中指。

    哥们我小学背唐诗宋词都背不下来,你特么让我背小鈤本的东西?赶快滚蛋。

    于是最后就变成了这样。

    张步凡苦笑摇摇头,说实话,就算是“音译”,和他本就不熟的津海话混着来,也够让他头晕的了。

    他对张涵与说道:“张哥你刚才那两嗓子,是在为电影做准备?”

    他也没遮掩,就像管琥说的,这次和《斗牛》那次不一样,那次真是套牌车,而这次是正儿八经的签了两部的约,一部电视剧和一部电影,而且是第一时间和剧组所有人都签好了合同的,所以也不怕说。

    张涵与摆摆手笑道:“做什么准备啊,就是有点新鲜,我之前搞配音,到后来拍戏,还真没怎么接触过京剧呢,所以听说我可能演个唱戏的就有点好奇,所以模仿着以前看过的京剧唱段随便来那么两嗓子。”

    “哎对了。”张涵与笑道:“听说戏子这个身份,是你定下来的?”

    张步凡笑道:“馊主意,都是馊主意。”

    两人正说着,忽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呦,都在这呢。”

    俩人一转头,就看到一个留着平头,穿着一身破褂子的人走了过来。

    这位的长相和张涵与算是一挂的,都属于比较硬比较刚的那种,说不上帅,但是有型,他穿着的那一身虽然土气,但是他穿着往那一站,肩背挺直,却是自然的就有一股气质,感觉也和穿军装似的,由此可以想见,如果他身上穿着的是军装,那该是一种怎样的气势。

    这位不用说,就是这部电视剧的另一位主角,同样是金马影帝的刘叶了。

    说起来,这位才是张步凡在三个影帝里最陌生的一个,黄博就不用说了,就算是张涵与,张步凡其实也算是有接触,毕竟他参加的第一届金马奖,给黄博颁发最佳男主角奖的就是张涵与了,之后的酒会上两人也有照面。

    而刘叶,不夸张的说,这是张步凡和他第一次面对面。

    外界都传,说这位真人其实挺内向的,张步凡也开始也这么认为,结果……

    “嘿,哥。”就看到刘叶脸上挂着笑就过来了,先冲张涵与,“哥,我听说明天的第一场戏就是咱俩还有博儿对手,到时候你可帮衬着点弟弟啊。”

    张涵与也笑:“你特么还需要帮衬?到时候别压我戏我就千恩万谢了。”

    就这两句就能看出,这两位还挺熟,而且关系似乎不错。

    然后就看到刘叶转向张步凡,一张口,“张儿。管琥他们都是这么叫你的吧?我托个大,也这么叫了啊,话说你就是之后那部电影的主编剧了吧?帮个小忙,把兄弟写的高大上一些,你也知道,兄弟这两年老演傻子了,要么就是毛……那样的角色,就缺那种能把兄弟表现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角色了!”

    傻子,说的是他演的两部《硬汉》,至于另外那个角色,《建党伟业》了解一下。

    张步凡本来还想客套一下,结果,忽然就被他话中的某些信息给触动了,某根神经立刻不对了。

    “傻子?”他眼睛一亮看向刘叶。

    “哎,张儿,你这什么眼神儿?不带这样的啊,哥跟你说真的呢。”一看到张步凡的眼神儿,刘叶心就突突一跳,就觉得不对了,急忙想要帮张步凡“思维改道”。

    又一个声音忽然插了进来,“你啊,就别想着能改的了他了,这小子拗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与此同时,张步凡就感到肩膀一沉,有人架在了他的肩膀上。

    都不用扭头就知道是谁了,毕竟这一口带着青岛贵妇腔的独特普通话,也就一个人说的出来了。

    就听那位接着说道:“我听说你小子是因为《无人区》才给我弄了那么个身份,我可警告你啊,你要是敢学宁皓那孙子那么折腾,我可翻脸啊。”

    说着全无威胁力的威胁,这货的脸总算出现在张步凡面前。

    看着他,张步凡的脸不由抽了抽。

    前面两位你不说帅不帅,但都够有型啊,属于看着比较养眼,能让女性想要叫老公的那种,但是,怎么就配了这么个货呢?

    那丑脸……哎……

    三大影帝,就这样聚齐了。